關於部落格
とある骸ツナの絕症患者
  • 19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即使沾滿了血腥 ─ 骸綱

每當那紅的澄澈的眼珠裡映照出自己的身影時,即使那是為了保護自己最重要的家族成員而不得不下的決定,但那像是被鮮血洗禮般似的紅,再再提醒著自己的雙手究竟沾滿了多少血腥。
 
諷刺的是,六道骸卻總以一種欣賞著美好事物的眼神注視著自己。
 
( ...別這樣看我,骸...)
有好幾次,澤田綱吉都差點想向六道骸如此吶喊出口。
 
然而終究是無法拒絕骸的凝視,尤其在對方顯現出難得的溫柔時,自己只能無力而貪圖的伸出眷戀的雙臂,然後,越漸的向下沉淪。
 
 ( ...只有這件事,絕對不能讓骸發現。)
十代首領不曉得第幾次在心裡默默的發誓著。
 
因為他很清楚這樣的心情是很傷人的,況且骸那紅色的右眼是無法抗拒的結果,這並不是他的錯,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為自身的不堅強與軟弱而造成的。
 
( 因為我的覺悟還不夠...)
如果骸知道了,相信被輕視的就會是自己了吧?
 
所以當這天晚上在自己的房間裡,聽到六道骸說出這句話時,澤田綱吉簡直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放心吧,就算你身上沾滿了鮮血,我依然愛你。」
「......你知道了?」
「我說過你的表情很好懂。」
 
見眼前的人似乎仍舊處於無法理解的狀態,六道骸索性伸手一攬將對方往自己的胸膛裡抱了個滿懷。
 
而在當身體四周被比自身略低的體溫包圍住後,澤田綱吉才猛然察覺到自己正被骸給緊擁著,然後沒有意外的,開始反射性卻並不怎麼認真的掙扎起來。
 
「不要...放開我,骸。」
 
聞言,六道骸只是輕輕的笑了幾聲。
 
「kufufu...明明就不想放手的,不是嗎?」
所以說千萬別小看我啊,彭哥列。
 
就如他以往所說的─他很好懂。
 
所以六道骸其實一直都知道,知道澤田綱吉心裡到底在想什麼,只是對方一直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而已。
 
當然他也察覺到了澤田綱吉想要對自己隱瞞的理由,所以他刻意裝作不知情,想說隨著時間過去,這種沒什麼意義的煩惱會就這樣消散而去。
 
然而看樣子就算是擁有彭哥列的超強直感,對於某些部分似乎還是一樣的遲鈍,難道懷裡的人沒有想過,自己是為了什麼甘願違背初衷開始替黑手黨做事的呢?
 
「沒人向你說過你並不擅於隱藏嗎?綱吉?」
 
六道骸低下頭,邊說邊輕輕的吻著懷裡顯得有些僵硬的人的髮、臉,然後覆上那不論品嚐幾次都甜美的令人捨不得離去的嘴唇。
 
直到感覺對方的氣息變得略為急促後,才拉出一點能讓彼此歇口氣的距離。
 
「太純白無瑕不是什麼好事,況且,這樣才剛好...」
頓了下,六道骸用著極為罕見的認真表情看向澤田綱吉:
「因為我也不怎麼潔淨。」
 
早在年幼之時,週遭就已充斥著揮之不去的血腥,六道骸從來是既不憎恨也不悔恨,有的只是單純的厭惡,厭惡這腐敗污穢的人類,厭惡這醜陋不堪的世界,所以當初才會找上澤田綱吉,為的就是要利用黑手黨悔滅這理應消失的人間。
 
但是沒有想到,最後被制約的竟然會是自己。
 
只因為 ─ 澤田綱吉,一個抗拒卻身為彭哥列十代首領的弱小人類。
 
「我愛你喔,綱吉,從來就不是因為你的純潔而愛你,而是因為你就是這樣的人,所以愛你。」
「骸...」
「說真的,如果你一直都那麼乾淨的話,我大概也不會對你出手了...」
 
六道骸這句話背後沒有明說的意思,澤田綱吉立即就明白了過來。
卻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應該是悲傷的話語,他卻忍不住噗嗤的笑了出聲。
 
「...什麼嘛,這也算是安慰嗎?」
「你不滿意?」
「...沒有...」
 
所以我才這麼需要你吧?澤田綱吉在心裡下了個定論。
因為只有你,會連同我的醜惡一起接受著,即使我是你最為厭惡的黑手黨...
 
「綱吉?」
 
看向喚著自己名字的骸,此刻的澤田綱吉覺得或許自己應該試著再坦率一點。
 
「...我也愛你,骸...比任何,唔...」
 
接下來,彭哥列十代首領未能說完的話語,在霧守柔情的積極行動之下,轉變為幾聲細不可微的呢喃。
 
===================================

寫的過程狂詞窮啊!!!果然不該擅自挑戰不擅長的領域,
話雖如此不是文派的我竟然還是寫文了...這就是愛嗎? 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