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とある骸ツナの絕症患者
  • 19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有你真好─09年生日賀文

         





        清晨,彭哥列總部的長廊空寂無人,他加快腳步想早些踏入辦公室,甫開門先是被裡頭坐在沙發上的人略嚇到,下一秒馬上回神苦笑,慢慢走入。

 

  「里包恩也太早到了吧。」

  脫下西裝外套掛在一旁,澤田坐上辦公椅打開電腦將所需檔案叫出來整理,戴著黑色高帽的男人依然坐在沙發上悠悠喝著咖啡,帽沿低垂讓人看不清他的神情。

 

  「是蠢綱你太晚到了。」將杯子擱下,里包恩從公事包中拿出文件遞出,「昨天的部分我都看完了,有問題的地方你自己再看看,有事再打電話給我。」

 

  雖然話是那麼說,里包恩的眼神倒完完全全透露出“敢打電話來就殺了你“的訊息,澤田只能笑著點頭,將文件收進資料夾內建檔準備晚些翻閱。

 

  「里包恩就趁放假時好好休息吧。」澤田微瞇著眼露出笑容,拼死拼活將文件在這幾天趕出也是為了今日,對方聞言只是笑了下,站起身將自己的帽子放在澤田頭上。

 

  「那我走了。」高佻的身影轉過,辦公室的門開了又關,澤田微笑凝望這照顧自己多年的老師離開,輕輕將帽子擺放於桌上。

 

  「啊啊~」往後倒向椅背內伸懶腰,過去總站在一旁給予自己壓力的人不在了說實話會有些不習慣,他明白那帽子的意義是要他別趁機懶散,沒有休息太久,澤田馬上將視線轉移到螢幕上的大排文字打算開始今天的工作。

 

  不到三十分鐘外頭便傳來快速奔跑的腳步聲,未經通報門便直接被硬生生打開,穿著乳牛花色襯衫的男孩闖入,眼角明顯帶著淚光直往澤田懷裡鑽。

 

  「我不要休假啦~跟那個恐怖的傢伙去旅行絕對沒好事,拜託給我什麼工作都好,我不要放假。」

   

  在話語間明白了來龍去脈,澤田只是溫柔地撫著藍波鬆軟的捲髮,靜靜等他哭泣完畢後抽了幾張面紙遞上。

  
        這他從小看到大的孩子如今已成為能獨當一面的男孩了,即使偶爾還是會哭鬧玩耍,在心智上仍逐漸成熟穩重,至少在減少破壞基地這點已經大有長進。

 

  對他而言藍波就像弟弟一樣,一直跟著自己慢慢地學會停止哭泣學會穩重學會真正的忍耐,而現在,他要教他掌握住幸福。

 

  「藍波,我跟你說。」目光對上那還沾染淚珠的綠色瞳眸以手指輕輕抹去,澤田輕聲說著,「里包恩之前是完全不需要休假的人,他總說休假是沒意義的事,直到最近他才忽然說休息也沒什麼不好,還特別把份內的事連同你的份都預先處理完了才離開喔。」

  

  還帶些哽咽,藍波以手背將新的淚水擦掉,大大的眼睛以疑惑的神情仰望澤田,小小聲地喃喃,「可是他只會兇我跟罵我…」

 

  「他也只會兇我跟罵我啊。」澤田笑了下,想必里包恩一定也很頭痛吧,面對這一切都還青澀的孩子,不習慣直接表達愛意也不可能告白的那個人自然也只會給予格外份量的“關心”,但對於這頭小牛來說似乎只會有反效果。「可是藍波很聰明,多去想一定會懂的,如果沒有里包恩藍波也會很痛苦吧。」

 

  「當然!里包恩是藍波一輩子的目標!」說到這裡淚水忽然止住,藍波眼神堅定了起來。「總有一天要打敗他!」

 

  聞言澤田輕笑,被里包恩看上的獵物應該逃也逃不掉吧,他可以想像藍波一輩子都打敗不了里包恩的樣子,啊…或許不一定,過去曾經見到的二十年藍波在他腦海中浮現,雖然與眼前還哭哭啼啼的男孩完全無法放在一起,澤田仍然相信有朝一日那孩子將會如此茁壯。

 

  「和里包恩旅行要開心點,我相信在這期間你可以看到很多沒發現過的他。」

  
        送藍波離開時他輕聲說,對方雖然仍有些遲疑,還是大力的點點頭,墊起腳來抱了抱澤田,露出笑容:

 

  「有阿綱在真好。」

  

  甜甜的說著,藍波蹦蹦跳跳的離開,澤田心想要是再過十年後藍波依然也能這樣笑著就好了,印象中當年雷戰時的二十年藍波一點笑容也沒有,他寧可藍波不變強也希望能夠守護住那抹笑。

  
        他一直都是這樣為大家的笑容而努力的。

 

正要闔上門,忽然出現的人影讓他愣了一下後又揚起笑。

  

  「迪諾先生,好久不見了。」

 

  眼前站著的人是加百羅涅的首領,和他一向關係不錯的迪諾,因雙方都公務繁忙已許久未見面了,有些意外他會忽然出現在這裡,澤田快速地邀請他進辦公室內。

 

  「其實是…有事想麻煩你。」男人身著西裝,隨著時光而留長的髮絲半掩面,對澤田來說宛如兄長般的迪諾一直都是溫柔及韌性並存的好榜樣,無論於公於私都不吝嗇的給予他許多幫助,而今能讓對方親自登門拜訪的事必定非同小可,澤田屏息專心聽著。

 

  「能讓恭彌…參予我這邊的任務嗎?」

 

  欸?

  原本以為會是什麼嚴肅的事情,…不,也不能說這件事不嚴肅,他在聽了迪諾的話語後展眉露出笑顏,翻閱著桌上的文件遞給迪諾:

 

  「是這個到日本談判的任務嗎?」

  

  在世界新聞上鬧得沸沸揚揚的金融事件,私底下有許多黑手黨在日本蠢蠢欲動的影子,各大家族因而聯合開了無數次會,最後決定由加百羅涅代表出面解決。

 

  「是啊…因為是日本,再加上可能會在那多停留一陣子,我就想…」笑著搔頭,迪諾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況且最近為這件事一直很忙,又沒辦法好好陪恭彌,想趁機帶他去走走。」

 

  像是想到了什麼,澤田不禁笑出聲,他翻著桌曆確認行程,大方的拿給迪諾。

 

  「雲雀學長…下星期原本就聲明他不接任務喔。」眨著眼,澤田故意沉默片刻,注視迪諾苦笑像是在自我安慰般低語卻又難掩沮喪,他才接著繼續說下去。

 

  「我聽到的消息是說他要去日本,出發的日子和班機似乎都和你是一樣的呢。」

 

  看著原本已無光的臉龐又重新發亮轉為感動,澤田微笑,他打開抽屜拿出一張照片遞上,說是上一次雲雀來這裡不小心留下的。

 

  迪諾接過凝視那畫面,自己和雲豆一起熟睡在和室內,羽毛和髮絲幾乎合而為一,嘴角還淺淺上揚,照片中充滿寧靜祥和,連羅馬利歐都湊過來說BOSS真難得睡得這麼幸福。

  

    「我收下了,謝謝。」起身,迪諾將照片小心收進胸前口袋緊貼心跳,「趁時間還夠,想去看看恭彌。」

 

  他以無限溫柔的語氣喚著那個名字,光聽聲音澤田都能感受到其中深情與溺愛,迪諾的神情漾著很淡很淡的幸福,連目光都與進門時完全不同。

 

  「祝你和雲雀學長幸福。」誠摯地,他對迪諾說。

 

  「謝謝,有你這師弟真好。」迪諾揉了揉他的髮絲,笑著離去。

  
        中午山本和獄寺帶著便當三個人一起在辦公室享用午餐,說說笑笑間不知道是誰提了這樣很像並盛的屋頂,一陣沉默後三人對看,他們都明白這段安靜的意義。

  

  回不去了,那一段無憂無慮的校園歲月,以為擁有整片夕陽便是擁有世界的日子早已隨著時間慢慢步入現實,失去了許多家族成員、也染過不少血腥,溫柔無法與現實並存,儘管不忍,他仍然學會了抉擇和犧牲的必要性。

  

  他有時候會問自己待在這裡是對或錯,安靜的室內所回應的自然無言,守護了很多笑容、卻也失去得更多。

 

  「嘛,」山本開口,似乎是查覺到澤田面色越來越苦澀,輕輕拍了拍他的頭,「並盛不在了,但我們一起走到這裡啦。」

 

  「是啊是啊,十代目首領請不要擔心,身為您的左右手我會一直一直在這裡的。」獄寺也微笑而堅定地說著,「感謝十代目首領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您已經是我看過最仁慈的首領了。」

 

  「而且要不是阿綱我才不會發現人生除了棒球以外有這麼多有趣的事,」山本說著,眼神卻望向獄寺,下一秒馬上被巴頭,「是真的啊…隼人是我最重要的存在。」

 

  看著又吵起來─不,應該說是獄寺單方面臉紅的吼叫責罵而山本嘛嘛嘛的笑著回應─的兩人,澤田笑出聲來,這一點的確從來未曾改變過,從學生時期一路吵到現在卻感情越來越好的山本和獄寺一直都是他重要而有力的伙伴,對他來說能遇到這兩個人就像是得到了珍貴的寶藏一樣值得用一輩子去珍惜。

 

  「啊,」邊抵擋獄寺的攻勢,山本像想到什麼忽然轉頭正色,「阿綱你也是我很重要的存在喔。」

 

  「我也是!十代目是我生命的意義!靠山本你那什麼眼神!!!」

 

  結果又吵起來了…

  澤田苦笑,方才的烏雲已被吹散,每每看到這樣的大家都讓他更加堅定了守護家族的想法,溫暖的心情洋溢。

 

  「吃了這個心情會很好喔。」

  似乎還擔心方才的低落,臨走前獄寺從口袋掏出一顆糖果放在澤田手心中。

  

  「啊隼人那不是我上次買給你的─唔唔唔!」話說到一半便被紅透臉的獄寺掩住嘴巴帶離現場,關上門後留下在桌前笑得開懷的澤田,室內恢復一片寧靜。

 

  文件的處理相當順利,待澤田將今日需處理的部分都建檔完畢並加密鎖上後已是落日黃昏,他站起身來做了些伸展動作放鬆筋骨,揉了下眼睛,他聽到輕輕敲門的聲音。

 

  「BOSS,我來回報上次的任務。」庫洛姆輕聲走入,將手上的資料夾放在桌上,看著略顯疲態的澤田微笑,「很累嗎?」

 

  「還可以。謝謝妳,庫洛姆。」澤田將檔案收起,注意到今天庫洛姆穿著雪白洋裝,半長的髮絲綁起束在耳後,勾著笑容的唇已無當年的羞赧怯懦,他不禁欣慰起來,「妳今天好漂亮。」

 

  「是和京子她們一起買的衣服喔。」庫洛姆輕聲說著,語氣間透露些許笑意,「晚點會跟她們去吃蛋糕。」

 

  「那快去吧。」想到今天可能是這些女孩們每月一次的感謝日,澤田揮手。

 

走到門邊,庫洛姆又回過頭來走向澤田,抬首在他頰上輕輕落下一吻,瞇起眼笑著,「有你真好,BOSS,我們現在都過得很開心。」

 

「還有,那個人就要來了喔。」門板關起前,清脆的話語傳入耳中,澤田會心一笑。

 

在沙發上閉起眼,澤田躺在那兒休息,心情很寧靜,每當這個時候他便會有股愉悅地期待,彷彿疲倦不復存在,宛如不知不覺就會自然地哼起歌來的好心情。

 

下一秒門被打開,澤田不用睜眼也知道是誰進來,他被擁入熟悉而溫暖的懷抱中,一張開雙眸便能見到深愛的臉以憐惜的目光凝視自己。

 

「辛苦了,我親愛的彭哥列。」

 

招呼語後是唇瓣輕啄的一吻,冰冷的手被暖和的掌心包覆,連同心都一塊兒被感染融化,今日以來累積了好多好多的幸福在此時像是滿到要溢出,澤田緊緊回抱著出現在面前的六道骸。

 

「怎麼啦?…今天怎麼這麼主動?」

 

才開口,一顆粉紅色的糖果便被放入口中,甜味在舌上蔓延擴散,於是接下來的第二個吻、第三第四第五個吻都有了濃蜜的草莓味。

 

「獄寺給我的,他說吃了會心情很好喔。」澤田說完,唇又重新被覆蓋上,已化成小顆的糖球由對方舌尖送入口中,交纏,最後被他咕嚕一聲吞下。

 

「的確會心情很好。…就因為這個在開心?」看著對方臉色紅通通地笑著,六道骸捏了捏澤田的臉頰,因為別的男人給的東西開心實在不是什麼好理由。

  

「當然不是,只是忽然覺得…」貼近男人懷中重新擁緊,心跳交疊作響。今日遇見了不少人,看到了許許多多笑容,這樣子的溫暖和力量也想讓最深愛的人感受。

 

仰首,目光無限溫柔地對望,額頭相互抵上輕靠,澤田開口緩緩吐出字句:

 

      「─ 骸,有你真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