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菓子本舖

關於部落格
とある骸ツナの絕症患者
  • 195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CWT26骸綱新刊】《巧克力與橙色玫瑰》預定資訊



************************************************************************************

01.風味〔Flavor〕                             琴若
 

  華麗卻又不失莊嚴的彭哥列對外總部中,聚集了從義大利各地趕來祝賀彭哥列第十代首領新上任的黑手黨。在這場合,勢不兩立的黑手黨們將會放下成見,一同祝賀新上任的首領以及其守護者。這次的茶會對黑手黨界來說,是件大事。畢竟,新上任的首領將會代表著未來彭哥列的處事態度,同時也藉由這次的茶會,來觀察一下新上任的彭哥列首領;彭哥列首領跟守護者們很少一起出席公開場合,以後可能也沒有很多機會可以看到彭哥列首領以及守護者全員到齊了。


  「唔……」澤田綱吉有點不安地扯著自己的領帶。第一次以彭哥列十代首領的身分出席茶會,令他感到不知所措。不過其他人看起來似乎和平常沒有太大差別。
  山本武正在和領帶奮鬥,還是一樣不太會繫領帶。獄寺隼人是一臉不耐煩地指導著山本武如何繫領帶。笹川了平還是在一旁揮拳,喊著極限。雲雀恭彌則是窩在角落的沙發上,閉目養神。雲雀恭彌會乖乖地出席茶會,是因為里包恩答應他如果全程參加完茶會且不隨便出手的話,則要跟他打一場。藍波雖然已經十五歲了,但是行為還是像個小孩子在房間內跑來跑去。六道骸和庫洛姆則是在一旁喝茶。
  現在他們在一個小房間等待著九代首領向各個黑手黨介紹自己。
  「蠢綱,就要身為首領了。怎麼還是這麼廢的樣子呢?」里包恩踹了一下澤田綱吉。後者則露出了苦笑。
  「里包恩,我不知道怎麼應付這樣的場合呢……」雖然現在說這些好像太遲了,但是澤田綱吉還是忍不住地抱怨。


  「早知道你會這樣說。所以六道骸會在茶會的時候陪在你身邊。萬一你應付不來的時候,他還可以幫你。」里包恩頓一頓。「不過就算我不要求,他應該也會自願擔任吧。」他拉了一下帽簷,看不清楚陰影下的真實表情。
  不過澤田綱吉確定他的家庭教師絕對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情微笑著。
  六道骸此時走了過來,看了看里包恩,接著看向澤田綱吉。皺眉然後伸手……
  「你的領帶沒有打好。」六道骸替他將領帶弄正。「都要當首領的人了,怎麼連領帶都不會繫好呢?」六道骸輕笑。
  「……你怎麼跟里包恩講類似的話。」雖然對於六道骸的舉動感到很不好意思,但澤田綱吉還是紅著臉讓六道骸整理領帶。
  六道骸笑而不語,認真地調整澤田綱吉的領帶。
  澤田綱吉則是抬頭,望著六道骸。


  當初,自己跟六道骸表明了要繼承彭哥列的時候,他以為會遭受到強烈地反對呢。畢竟……六道骸是個對黑手黨有著深厚仇恨的人。
  只是出乎意料的,六道骸只是溫柔地一笑然後將澤田綱吉的手握得緊緊的。緊到兩人手心的溫度高到可以融化彼此,都不願意放開。


  在那之後,六道骸向里包恩表明將盡霧之守護者的一切責任。並且保證不會做出任何有關危害彭哥列的行為。
  澤田綱吉很想找機會問六道骸這樣做的原因,只是後續的學習活動太過繁忙。忙到自己每天都是讓六道骸抱回房間休息睡覺,根本沒有時間可以跟六道骸好好地談天。


  仔細想想,這好像是這半年來如此近距離地好好地看著六道骸呢……
 




02.幻之森〔Fairyland〕                          鏡澄


  「The Cat only grinned when it saw Alice. It looked good- natured, she thought: still it had VERY long claws and a great many teeth, so she felt that it ought to be treated with respect.……
  「這一段的大意是在說,愛麗絲很意外地看見了一隻貓……」



  颯爽的微風大剌剌地流進敞開的窗戶中,含糊了前方講臺上平板單調的聲音;午後強烈的陽光穿過搖曳的樹梢,在玻璃窗上恣意地揚起強烈的反光,眼前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葉影在閃爍不定,伴隨著此起彼落沙沙作響的枝葉搖曳聲,有如規律的潮音般令人昏昏欲睡……


  ──啊、今天的天氣真好啊……。澤田綱吉趴在桌上朦朧地想著……好適合睡午覺喔……午餐的時候山本好像心情特別好的樣子、還請大家吃壽司,難道說有什麼好事嗎?……


  他轉著手中的筆,漫不經心地在筆記本上記下凌亂潦草、連自己都認不清楚的英文單字,邊放任各種思緒隨心所欲地流過腦中……


  ──……這一節是英文、再來是國文和數學……也就是說再過兩堂課就可以放學了……好想睡……


  少年丟下筆,把座椅稍微往後挪,然後把下顎靠在手臂上:這樣的角度剛好可以看到在他的前方和斜前方,山本正轉過頭、笑咪咪地用氣音對獄寺說了些什麼,然後獄寺拿了張紙在上面用力地塗塗寫寫,揉成一團往山本的頭上丟──但是很可惜,棒球社的王牌連看也不看,反手輕鬆接住這球紙團,攤開來看了看後,不以為意地又在紙上寫了什麼,笑著拋了回去──到最後變成兩個人拿紙球互相丟來丟去──中間夾雜獄寺刻意壓低聲音的粗話──


  ──呼……還真是一目了然啊……


  澤田綱吉無力地把身體癱在桌上。看山本那個愉快的笑容,八成又是要約獄寺去他家邊看棒球邊吃壽司之類的吧?……反正獄寺的頭腦很好、早就已經就有高中程度了,聽不聽課都沒差;而山本──哎、管他呢,雖然平時都在忙著參加練習、看起來像是個腦子裡只有棒球的運動狂。但是只要大考一到,還不是會「順便」到自己家接受獄寺所謂的「考前特訓」……這麼說起來,這兩個人在某方面還真像啊……都是特訓狂熱者呢……


  「`Oh, you can’t help that,’ said the Cat: `we’re all mad here. I’m mad. You’re mad.’
  「而愛麗絲的回答則是:How do you know I’m mad?──你怎麼知道我瘋了呢?我們剛才也說過了,《Alice in Wonderland》並不只是一個普通的童話而已;在這段簡短的對話中,其實有著很深的寓意……」


  ──那當然是因為貓不會說話啊……會說話的貓不是很恐怖嗎?少年下意識地在心裡吐槽。而且一般人也不會去跟貓說話吧、啊,庫洛姆那樣的女生除外……她真的很喜歡貓……


  澤田綱吉努力地撐起沉重的眼皮……溫暖的陽光和涼爽的微風舒服得讓人想要像愛麗絲那樣在草地上好好睡上一覺──雖然也有可能會做些怪夢……他把臉頰枕在書上,上下眼皮不知不覺地……


  「貓說……`Oh, you’re sure to do that,’ said the Cat, `if you only walk long enough.’」
  ──那隻貓說……
  ──If you only walk long enough……


  ──只要你走得夠遠的話……






03.Melting with You                           凝月





<點圖可放大>





以上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